<address id="1xn3n"><video id="1xn3n"></video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big id="1xn3n"><video id="1xn3n"><th id="1xn3n"></th></video></big>
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1xn3n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xn3n">

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1xn3n"><meter id="1xn3n"><form id="1xn3n"></form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1xn3n"><sub id="1xn3n"><progress id="1xn3n"></progress></sub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1xn3n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1xn3n"><dfn id="1xn3n"></dfn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麦邦咨询网 火电 深度研究|清洁能源发展之春与限电之寒――从信用评级角度看电力的供应与短缺

                    深度研究|清洁能源发展之春与限电之寒――从信用评级角度看电力的供应与短缺

                    麦邦咨询火力发电网讯:在电源供给充足、特高压输电通道大面积建设、跨区域供需有所改善的情形下,是何原因导致我国局部地区仍存在电力短缺的情况,本报告就此问题展开讨论,并从评级的角度给出建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(来源:联合资信)

                    01引言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新冠疫情笼罩下,2020年伊始,我国经济经历了短暂的低迷,随后在海外疫情不断扩散、对民生及经济持续产生不利影响的状况下,我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“抗疫情”和“保民生”的措施,我国迅速、稳健及有效地恢复了有序的生产和生活,整体经济向好发展。但自2020年四季度起,我国部分南方省市相继出现一定程度的限电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从电力行业发展情况看,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全口径发电装机容量年均增长7.6%,截至2020年底,全国全口径发电装机容量达22亿千瓦,而全国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由2010年的4650小时下降至2020年的3758小时,发电设备利用程度仍处理历史较低水平;且近年来我国电网建设投资规模快速增长,自2014年起,电网投资规模持续超过电源投资,并在2018年超过电源投资近一倍,达到历史峰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电源供给充足、特高压输电通道大面积建设、跨区域供需有所改善的情形下,是何原因导致我国局部地区仍存在电力短缺的情况,本报告就此问题展开讨论,并从评级的角度给出建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02限电问题的成因

                    从需求端看,2020年上半年,我国电力行业下游工业企业受新冠疫情影响较大,下半年开始复工复产,经济快速恢复,下游工业企业加快生产进度以完成全年计划,因此部分省份工业企业出现了用电高峰;但从供给端看,一方面受现有电网输送能力的限制,外省电力无法即时调配至缺电省份,另一方面,部分省份发电企业受9月份以来的煤炭价格高企、煤炭供应紧张等因素影响,电力负荷无法大幅上调,且南方部分省份电源结构中,水电装机占比较高,叠加冬季枯水因素,水电发电量同比下降,以致部分省份电力供给紧张,短期的电力供需失衡导致了部分省份出现电荒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综上,造成此次电荒现象的因素主要归于以下三方面:

                    供给端相对于需求端暂时性紧缺――燃料供给紧张与后疫情时期电力需求大幅增长;

                    供给端的结构性紧缺――新能源装机快速增长与火电调峰电厂规模不足;

                    电力供需匹配的即时性――电网调度的能力和灵活性有待进一步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、供给端相对于需求端暂时性紧缺――燃料供给紧张与后疫情时期电力需求大幅增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下游需求旺盛,上游供应紧张、运力不足、进口受限等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下,2020年末电厂煤炭库存告急,煤炭价格高企。火电企业发电经济效益降低,甚至发生成本倒挂现象,开工意愿不强、动力不足,我国南方部分区域电力供给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)煤炭供应紧张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游煤炭供应紧张是此次南方限电的重要原因之一。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,2016年以来,我国原煤产量同比增速下滑明显,且增速一直低于火电发电量增速,2019年以来,随着煤矿优质产能的逐步释放,以及下游经济增速放缓,我国原煤产量增速一直高于火电发电量增速。2020年11月份以后,我国原煤产量累计增速开始低于火电发电量增速,从图2可以看出,该期间我国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速上行显著,而原煤产量同比增速较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造成近期我国煤炭供应紧张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                  煤炭供给侧改革。我国“十三五”规划中,供给侧改革任务提前顺利完成。劣质煤矿关停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全国煤炭总供给。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,虽然优质产能会逐步释放,但我国煤炭供给目前以及未来一段时期将整体处于紧平衡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新批复煤矿少。2020年,新批复的煤矿项目明显减少,且大部分在新疆地区。2019年,我国累计新批复的煤矿有44座,截至2020年11月底,仅累计批复了17个煤矿项目,其中有14个项目在新疆落地。虽然目前新疆外运通道在持续拓展中,但无论是运距、成本还是时间,相比晋、陕、蒙等地仍不够经济,因此新疆煤炭多以就地消化(发电、煤化工)为主,区域特性较强,对全国煤炭市场,尤其沿海地区影响有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煤矿事故频发、安全生产管理加强。2020年4月,国务院安委会印发了《全国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》,其中5月至12月为排查整治期。在煤矿事故方面,截至2020年12月5日,全国煤矿发生死亡事故122起,死亡和被困224人。其中,较大事故10起,死亡49人。尤其在年末,陕西铜川、山西朔州、重庆永川、湖南耒阳等煤矿发生生产事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临近年末,大部分煤矿将安全生产作为首要重点,以完成生产目标为主,各地加强安全管理,并未有进一步超产的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内蒙古产量受限。2020年2月28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《内蒙古部署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》的消息,对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煤矿的规划立项、投资审核、资源配置、环境审核等各个环节进行全要素清查。2020年初以来,内蒙古推行煤炭资源领域腐败倒查20年,较多露天煤矿陆续停产,煤炭产量受到影响。根据鄂尔多斯能源局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1-10月,鄂尔多斯全市销售煤炭53607万吨,同比减少4404万吨,减幅7.6%。此外,较多未录入统计口径的小煤矿也在内蒙古去产能进程中关停,内蒙古实际产量的降幅可能超过统计数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,内蒙古煤管票发放也十分严格。2020年6月上旬,内蒙较多煤矿煤管票透支,导致年末无煤管票可用,被迫停产;11月以来,煤矿缺票停产的现象再次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煤炭进口受限。2020年煤炭进口呈先松后紧态势。澳洲煤炭煤质好、价格低,到我国东南沿海的海运价格低。疫情初期,国内煤矿开工率低,煤炭进口规模较大,直接冲击了我国煤炭市场,煤价跌至469元/吨的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调控国内煤炭价格、保障煤炭供需平衡,自2020年4月起我国局部地区海关对煤炭进口政策进一步收紧。澳大利亚作为我国主要煤炭进口国之一,目前被无限期禁止煤炭出口至中国。2016-2019年,我国煤炭进口量持续增加,但2020年1-11月,我国累计进口煤炭2.6亿吨,同比下降10.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煤炭运力受限。电厂的煤炭储备量较为有限,通常储备一个月左右的用量,随着居民取暖和工业用电量突增,煤炭运力短时紧张,易出现煤炭库存不足的情况。2020年三季度以来,我国北方重要港口煤炭库存持续处于较低水平,且明显低于上年同期水平。我国煤炭资源集中在中西部地区,煤炭消费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,生产基地和消费中心呈逆向分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及我国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,2020年上半年运输需求低迷,车辆增量不及预期;加之疫情零星散发,部分地区防疫管控导致运力受限。其中,我国最长重载煤运专线――浩吉铁路[1]于2019年10月全线通车。后因集疏运系统建设滞后等原因,浩吉铁路出现铁路系统建设滞后情况,浩吉铁路当前运输增量与运量都不及预期,制约了浩吉铁路运能释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)电力下游需求旺盛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下半年以来,我国煤炭需求旺盛。一方面,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经济,我国通过对疫情的有效控制,率先推进复工复产。随着经济复苏、内循环加强,电力、钢铁、建材等顺周期行业用煤、用电需求旺盛。此外,受疫情影响境外产能受限,我国外贸订单大幅增加,设备产能利用率上升,用电需求激增。另一方面,2020年冬季气温偏低,对于无集中供暖的南方城市,主要通过空调等耗电设备取暖,导致电力需求增长,电煤需求较以往明显增加。以长沙市为例,其2020年10-12月平均气温明显低于2019年同期,详见下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下游需求旺盛、上游供应紧张、运力不足、进口受限等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下,2020年末电厂库存告急,煤炭价格高企。火电企业发电经济效益较降低,甚至发生成本倒挂现象,导致火电企业开工意愿不强、动力不足,使得我国南部电力紧缺情况雪上加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、供给端的结构性紧缺――新能源装机快速增长与火电调峰电厂规模不足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我国新能源装机快速增长,但新能源发电存在不稳定性,需要火电机组作为支撑点进行电量调配,由于目前火电峰谷价差不高以及政策对于火电限制等因素影响,火电调峰能力不足,导致供给端的结构性紧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为加快提高清洁能源和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,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和污染物排放水平,我国积极推动风力发电、光伏发电等清洁能源的发展。2009-2019年,以风电、光伏和水电为主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增长迅速,每年增长5000万千瓦左右,装机总量从逾2亿千瓦增长至近8亿千瓦,增加近4倍。其中,风电增长超过10倍,光伏发电从2009年的2万千瓦增长到2019年的逾2亿千瓦,增长约1万倍。截至2019年底,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容量为7.9亿千瓦,约占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的30%,其中风电、光伏发电装机规模分别为2.1亿千瓦和2.04亿千瓦,均位居世界首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风、光发电发展迅速,但电力消纳问题仍有待解决。一方面,风、光发电稳定性较差,不适合远距离传输,可能形成弃电现象;另一方面,风力发电依赖风能,光伏发电则依赖太阳能,风电场所处位置的风资源情况,以及光电场的日照条件均会影响供电稳定性。2019年,我国弃风、弃光进一步缓解,全国弃光率降至2%,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;弃风率为4%,同比下降3个百分点。尽管弃风弃光现象好转,但部分区域仍存在较为严重的风电、光伏发电的消纳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12下一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麦邦咨询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admin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
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无码_亚洲成在人线av无码_国产在线观看免费观看不卡_18禁人看免费无遮挡网站